理论热点
首页 > 理论热点 > 详细
【钱江晚报】这些女孩的练摔跤故事:努力和梦想一样让人感动
文章来源:钱江晚报 点击数:879 次 更新时间:2017-06-19

    15岁的周金丽头发一缕缕贴在额前,脸上的汗像水洗一样,她的对手是一个体格和她差不多的男生。周金丽抱着男生的双腿,几乎将其摔倒,这个动作用尽了她全身的力气,所以当被对手反制,倒在摔跤垫上,发出巨大一声“嘭”后,她迟迟没有爬起来。

  周金丽是杭州市陈经纶体育学校女子摔跤队一名“老队员”,这是她们日常最普通的一次训练。

  这段时间,正在热映的电影《摔跤吧,爸爸》好评如潮,它改编自真实的故事,融合体育、励志、奋斗、亲情元素于一身,正能量满满。也是因为这部电影,让一向曝光率很低的女子摔跤队员受到关注。

  在杭州,就有这么一群女孩子,她们的训练、努力和梦想,也像电影一样让人感动。

  训练强度,家长看了都吃不消

  杭州女子摔跤队的训练基地在凤凰山脚下,隐藏在一片民居中,毫不起眼。训练馆是一个简易的厂房改建的,300多平方的场地中,最惹眼的就是那块大大的摔跤垫,其他练习力量的器材都比较简陋。教练钟云利说,这一块垫子要10多万元。难怪影片中,女主吉塔的爸爸去恳求体育官员批一笔经费,给两个女儿买一块专业的摔跤垫。

  摔跤队这一期的女学员有11个,最小的12岁,最大的16岁。清一色的短发,发长不过耳,这是入队的基本要求;身材匀称,结实,这是长期训练的结果。

  每天下午两点半,队员们的训练正式开始。40分钟的热身,跑步,拉练,然后是高强度的两两对抗。

  摔跤垫上是此起彼伏的“嘭嘭嘭“的声音。

  “你这个速度,以后怎么打比赛!”、“你们俩,停下来干什么!继续啊!”助理教练徐赟不时大喊,两个蹲在地上喘气的队员起身开始第二回合。有人因为拼尽全力而发出很大的喊叫声。

  “最辛苦的就是已经到自己的极限了,教练还要你再冲击,难受。”周金丽低声说。她2014年加入摔跤队。

  钟云利介绍,这里招生都是到杭州下面的县区,一些是通过运动会发现的苗子,基本四年一届,“城里的小孩不多,家长舍不得孩子吃苦。”

  周金丽当初来是觉得女孩子学这个可以防身,她花了一学期适应这里的生活,“太累了。到周末就想躺床上睡觉。”

  16岁的姚诗思入队三年了,她对摔跤的喜爱表现在,一说起这个话题,就眯起眼睛,嘴角上翘,“这很酷,太帅了。”

  但训练的辛苦也会让姚诗思吃不消,“最怕拉体力,从操场台阶冲上去再下来,这个动作一做就是10多组,太累。”

  对抗训练的时候,基本是男女组队。钟云利解释,男孩子做陪练,女孩子进步快一些,“训练肯定辛苦,有些家长来看看,都觉得受不了。”

  赛前减重,一天可以减掉一公斤

  女孩子们每天的安排密不透风:早上6点起床,上午要统一坐车到总队,也就是位于曙光路的陈经纶体育学校学习半天文化课,回来午饭后稍作休息,下午两点半开始训练,到5点半结束,晚上会有一个半小时的自习。周末休半天。每月放两天假。

  这是脑力和体力的双重消耗。

  摔跤对体重有严格的要求,电影中,为了练习摔跤,两位女孩从小就被禁食辛辣油腻的食物,现实中,饮食限制也是队员们的必备课。钟云利说,最严格的控制是在比赛前一两个月:早餐一般是一杯牛奶加一个鸡蛋;午饭是牛肉蔬菜,少量米饭,六七成饱;晚饭吃点水果,不吃米饭。

  更惨的是,还要加强训练量,比如穿上像雨衣一样不透气的训练服,绕着西湖跑圈,增加排汗。

  “你们女孩子如果想减肥,跟着我们的队员来跑几天,就正常拉练,不需要特训,保你们两周最少减5斤。”钟云利开玩笑说。

  “我能一天减一公斤。”16岁的孙嘉敏说,饿的时候只能忍,“人很虚,练不动,想发火。”

  孙嘉敏喜欢吃烧烤、小龙虾,但按标准,这些都不能吃。“偶尔偶尔吃一下。”小姑娘有些不好意思。

  周金丽说自己无肉不欢,“但我不敢吃,我喝水都会重啊。”

  女孩们放弃的还有自己的爱美之心。来之前,姚诗思长发及腰,孙嘉敏则是齐肩,“剪就剪了,反正也留不长。”孙嘉敏低头嘟囔了一句,“以后我会再留的。”

  12岁的徐倩今年刚刚入队,说话还有些怯怯,“我很害怕自己短发不好看。”

  摔下对手后那种腾空的感觉,很有趣

  即便如此,她们对摔跤都有一股喜爱。

  “把对手摔下去,那种腾空的感觉,很有乐趣。” 这让姚诗思着迷,她对冠军有一种渴望,“我现在的目标是能在省运会拿冠军。”

  姚诗思最好的成绩是在省级比赛中拿到第三名,说起这个,她有些难为情,“被对手摔下来的时候,比较沮丧,觉得自己练习这么长时间,还失败。”

  也因此,姚诗思有很强的自律性,每次比赛前两三个月就开始节食,平时吃饭只吃到刚刚好,训练的时候出汗如雨,她也不会拼命喝水,只是漱漱口,“太撑,摔起来会肚子疼,影响训练。”

  孙嘉敏是同一批中成绩最好的学员之一。她在去年拿到了省级比赛的冠军。

  也许在外人看来,练摔跤的女孩子都偏男孩子气,或者比较野蛮。实际上,赛场下的她们出乎意料的安静,多数人甚至略带羞涩。

  在不多的休息时间,这些十多岁的女孩子有着和同龄人一样的喜好:刷微信、追电视剧、看综艺节目。姚诗思喜欢《欢乐颂》和《变形计》;孙嘉敏喜欢言情小说和电视综艺节目《奔跑吧,兄弟》;周金丽正在追电视剧《择天记》……

  那么,经过四年的训练,这些女孩子们都会有怎样的前途呢?“百分之二十,比较拔尖的,会选送到省队,剩下的可以参加中考和高考,到体育院校进修。这也是我们文化课并重的原因。”钟云利说,女子摔跤队2003年成立到现在,已经有多名学生考上上海、武汉等地的体育学院,“还有百分之十几吃不了苦,坚持不下去,会离开。”

  浙江摔跤教练盛江上周刚见过电影中的“吉塔”

  上周,刚从印度参加完比赛回国的国家队古典摔跤队教练员、浙江省古典摔跤队教练盛江(曾获奥运会铜牌)向钱报记者谈及,此次赴印,正好也见到了这部电影中大姐的原型——吉塔。

  盛江告诉记者,吉塔曾参加伦敦奥运会,因此彼此熟悉。在印度比赛期间,吉塔也找到中方队员,交流学习,“1988年出生的吉塔刚刚结婚生子,不过她可能在明年复出。”在刚刚过去的亚锦赛中,吉塔她们四姐妹中的老二和老三也拿到了很不错的成绩。

  “其实这部电影去年下半年就在印度上映了。”盛江说。

  盛江说,和别的观众特别不同的是,他们自己就是摔跤的,所以看这部电影时比较有体会,“别的观众看的可能都是表面的感情层面的,但我们看的是类似训练经历,十几年,都是苦过来的,所以不管是看电影还是直接和吉塔见面,感受都会更深一些。”

  在谈及国内的女子摔跤队员时,盛江也很钦佩,因为在中国,摔跤算不上热门项目,而且很多人一想到摔跤,就会觉得从事这个项目的队员都比较野蛮。其实不然,盛江经常接触的这些女子摔跤队员们,不仅很礼貌很懂事,也特别珍惜这种环境,“都是很阳光、精神气质很好的孩子。”

  对抗训练的时候,基本是男女组队。钟云利解释,男孩子做陪练,女孩子进步快一些,“训练肯定辛苦,有些家长来看看,都觉得受不了。”

上一篇: 2017-06-20
下一篇: 【中青在线】我一直在清理高考的遗产 2017-06-19
校长信箱 | 书记信箱 | 本站地图 | 校园地图 | 联系我们

校址:湖北省武汉市洪山区黄家湖西路3号 邮政编码:430065 联系电话:027-88147166 传真027-88147110 招生办:88147227

版权所有:武汉工商学院鄂ICP备14001708号 捷讯技术